原帖:点击进入

秋海的那首诗是被于敏在一个特殊的场合念出,再加上她的一番指责,顿时让此诗变得十分“香艳”。那诗的本意是否真如此呢?

又有人说,此诗与平仄似乎不合。那我们先来看看平仄的问题,由此再望深处引发。唐以前的诗其实是不讲平仄的,只要能朗朗上口即可,原因在于那时的诗歌是可以唱的,只需叶(读“斜”)韵就好,比如《诗经》其实是唱而非读的。

在南北朝时期佛学典籍大量翻译之前,我们传统的训字法乃是反切,简单说来就是以很浅显的文字来标注读音,因为各种原因,字音读法会变化,因此,在作诗时就会多有不便,明明是按照当时的音韵做出的诗,到了后世却不叶韵了,岂非大是不好?因此,须要一个定准,作的诗后人才会吟唱得来。

这里的绝大部分玩家,可能都不知道,梵语的“格”(尤其学过德语、希腊语的人都应该知晓“格”是神马头疼的东西)算是所有语言当中最繁琐的,连希腊语、罗马语也比不上。它有八格,学过中文的同学也该知道,南北朝时期作诗有“四声八病”之说,此“八”即受梵语的八个“格”影响,这样做出的诗也叫“永明体”。唐初的沈佺期,宋之问二人大量写作律诗,尚循“平仄”,至此作诗才有“平仄”之说。因此,诗必言平仄,其实是不准确的。唐以后的诗,是可以的,唐以前则不必。在古剑的世界里,烛龙并未给我们确切的年表,谁知道师尊那个年代究竟是何时,所以,单纯以是否合“平仄”来论,是不对的,只要叶韵就可,“琅”,“长”,“霜”显然叶韵,至于平仄则毋须太过纠缠。

再者,对于叶韵之事,最好也不要用现在的普通话来念古诗,现在的普通话比之于上古、中古,读音变化很大,比如北方方言里的“入声”早已消失,因此用来读古诗其实并不合适。《平水韵》里最前的两个:“东”,“冬”。在现代读音里没啥区别,但在古代却是不同,属于不同韵部。因为“入声”在南方方言,比如粤语,闽南话里尚还存在,现在台湾不少学校用闽南语唱或者念古诗词,是有道理的。

再来说说秋海那首诗,既然平仄无须在意,又叶韵,自不必在格律上纠缠,倒是我们该看看这首诗里讲了神马秘密。

前几天的那篇文里,我只解释了下联,其实那是因为我也猜不透上联讲的乃是何意,今天忽然有了点想法,说来大家一论。不过我的说法,在不少人看来,恐怕难以接受,无妨,这只是我的解释而已。

九重环佩艳琳琅,一段红绡旖旎长。

昔日匣中三尺水,曾与明月斗青霜。

这里面是否另有红玉的一段隐秘,而她也未曾对师尊说起?

先来看上联。

九乃古代最大的阳数,表示数量极多。九重环佩句自是指的玉姐装扮华美,遍插首饰钗环,琳琅满目,交相辉映,极是艳美。如此装扮,并非一般场合。

红绡,乃是红色的薄绸。旖旎,本是指旗帜随风飘扬,司马迁说“旖旎随风”,即是此意。又引申为女子的柔美多情,由此我们可见,玉姐亦曾是柔美多情的女子。

那上联的意思指的是神马呢?

我个人以为是婚嫁之事。由DLC中玉姐曾经外出半年才回本族,须知,一年轻女子何以能独自外出半年(整个部族仅剩红玉一人)?自古女子并不能参与政治决断,而只能成为政治牺牲品,除了个别人如吕后、武瞾等。所以,玉姐独自在外的原因,似乎只能推测为出嫁外地,或和亲,或结亲。半年之后,才能回到自己的家乡。由此,可以想见,玉姐外嫁的部族是何等的远。玉姐后来对师尊说“有事在外”,乃是刻意隐藏,又据玉姐的其它信息,我估摸着此事就是玉姐曾经嫁人。只有嫁人,才会有九重环佩,才会艳美,才会有红绡盖头,才会旖旎情长。这个秘密,应该不会对虞家人隐瞒,因此,秋海才会知道,才有了这首诗的上联。由此可知,上联指的就是玉姐曾经为人时的过往,那后来玉姐又如何了呢?莫急,请看下文。

下联的意思,我在“千古一诺”此文里解释过。此处再稍作解读。下联三尺水指的即是红玉古剑,乃是对剑的美称,剑身如水,波泓流淌。“昔日”的三尺水如今只能静静躺在匣中,蒙上浅尘。谁又能想的到,昔日的三尺水曾经在某位剑客手中舞动,散出光华万道,比穹顶的明月更为光亮。甘愿献身凡铁,铸就神兵,只为背负着深仇大恨。兵燹之祸,若单单只是饥荒之事,反倒罢了——上古之时,此类事史书乃是不绝于笔。却不该贪图我族女子貌美,而尽屠我族男子欲霸占之,如此畜生不如,毫无廉耻之事,天地不容!

此行欲去的部族路途遥远,恋恋不舍,婚嫁车马行欲迟。谁知本该喜庆之事,半途之上,却被几位逃出的族人追上,告知本族之惨事。以红玉当初的烈性,当即便欲弃车还家,以求与族人共生死。但族人又告知,临行时,族长告知,凭红玉一人之力,无异于以卵击石,不如先到亲家部族,请求援兵。思之再三,红玉终于同意。于是一行人马偃下声息,日夜兼行,到达亲家部族。红玉提出,族中遭难,只有族仇得报,方能完婚,否则断然无红玉一人喜庆完婚,族人却遭逢屠杀之大难的可能。

谁又知晓,亲家部族商量的结果乃是:那一族与本族相隔甚远,双方并无冲突,再者对方势力又太过庞大,不可出兵与之相抗。

红玉闻言,遂扯碎喜袍,怆笑摔门而去。天地茫茫,孤身一人,何又能复仇?一番奔途,又远望见族村内哀风飒飒,鸡犬不闻,炊烟无迹,走进村内,又见尸横遍野,户户红衣,无人收敛,其景观之,欲哭无声。回到自己家里,亦是红衣悬横梁,冷风敲破窗。不知几日夜,她将族人尸骨收敛,望着村边座座新坟,她回到曾经的闺房,取出箱奁内的女儿装,又取下头上钗环,解下盘发,重新梳回女儿头。不知又是几日夜,将素装染成血红。回复昔日女儿颜,却是一身红装艳。这些日子,她已想好,早是孤立无援,与其一身瓦全,不如与仇人玉碎,拼的几人同死,也要让仇人知晓她这一族女子虽也温柔似水,更可烈性似火,容不得欺辱。

那夜,她差些殒命,却意外得一女剑客相救。待得此人和颜相问为何要杀人时,并且告知她乃当世第一剑客炤夫人时,她再也难以忍受夜夜受报仇之思的煎熬,却无以得报,遂向炤夫人和盘托出。炤夫人思索良久,对红玉说,大尧族势力强大,你若想报得此仇,殊无可能。但她有一法,却须要红玉付出一样最为珍贵之物。

得到红玉肯定的答复之后,炤夫人又说,她练有一套剑法,威力极高,但是须要以神兵相助,但此神兵……

……

……

YY过度,不过是根据字里行间里,推索出自己的情节罢了。如果猜中了古剑的迷,实是万分罪过。我希望我猜错了。

唔,以后还是少猜为妙了罢。

但,听说古剑有了第二结局……

360直播网360直播网足球直播360直播网365bet365bet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