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几年,随着国内文化产业的日趋成熟,原创文学催生了大量超人气影视、游戏、动漫等改编作品,成为中国文化产业的重要内容源头,于是IP成为了各大投资方哄抢的香饽饽。然而不同的IP,不同的改编手法,则决定了一部衍生作品的价值。

正如一部不被看好的《大圣归来》意外火爆,使得同期两部精准定位青春的“大片”黯然失色,这个结果同时也启发了更多业内人士开始思考,同样是IP衍生的电影,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其实,在原创文学IP价值爆发的背后,却存在着业内IP价值评估体系建设的相对滞后,这也使得很多投资人对于IP的选择偏于盲目。在这一背景下,《福布斯》中文版联合阅文集团共同推出了“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希望将业界领入IP价值的标准化时代。

热钱涌入,但IP的繁荣背后仍呼唤多样性

当然,除了获得“福布斯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的荣誉和奖项,榜单上名列前茅的作品肯定会受到影视、游戏等产业投资者的青睐,市场的饥渴使得一大批热钱涌入,正催生着原创文学IP的一片繁荣。

发布会上,史国伟当场揭晓了首期月榜暨7月榜单结果,包括《我欲封天》在内的男性作品十强以及《邪王追妻》在内的女性作品十强。具体如下:不过男性作品十强的题材主要集中在仙侠玄幻,而女性作品十强的题材更是全部集中在言情,这也显示出当下中国原创文学市场需求多样性的不足。

史国伟揭晓首期月榜暨7月榜单结果

然而随着整个市场对于原创文学的影响,越来越多的热钱涌入了原创文学,这也使得很多作者盲目地扎堆其中热门品类的创作,导致原创文学的类型过于单调。阅文集团CEO吴文辉曾坦言,热钱的涌入肯定会导致这样的问题,但同样也会扩大整个市场,使得更多的人愿意加入写作,原来可能是400万人,将来可能是800万人,从而在将来出现好作品的几率整体会提高。

另外,史国伟指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当代原创文学的优势在于互动性更强。网络文学每章的更新都会伴随着读者的反馈进行新的延展,这是一个互动产生的结果,整个文学作品参考了用户的情绪,所以就会和用户的紧贴度更好。另外,网络文学也可以通过互联网的方式与周边产业进行更多的沟通和早期的立项合作,包括平台、影视公司、游戏公司等等,这些不仅使得网络文学拥有了更好的变现方式,同时也促进了原创文学与周边产业的多元化合作,催生作者们去创作那些热门品类之外的其他各种类型的优秀作品,去引导整个文学市场走向多元化。

所以对于整个IP行业来说,繁荣是一件好事。随着整个文化产业不断蓬勃地发展,人们对于IP质量的要求,对于IP多样性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原创文学之间的竞争也会越来越激烈,这些都会促使整个IP行业、生产行业中的作家们的写作水平和写作方向不断提高。

IP价值存在周期性,同步衍生实现联动互推

IP是一个新词,但却不是一种新的事物。身为作家的耳根,也经历了IP价值的不断变化。从最初依靠电子版权的订阅,到移动端阅读的崛起,再到游戏IP的扩展,直至如今影视方面的衍生,耳根称这一系列的过渡和发展,让他对于网络文学的蓬勃爆发感到了无比的激动和期待。然而耳根也指出,IP的价值是存在一定周期性的,如果游戏在书或者影视剧结束的时候才开发出来,那么热度可能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因此一款优质的IP,需要与优质的游戏或者影视公司搭配,才能发挥其最大的价值。

正如最近热映的《花千骨》,其同名手游几乎与电视剧同步上线,据悉起初的预估月流水只不过在三五千万左右,而《花千骨》手游上线不到一个月流水就已直逼2亿。同时上线所产生的影游联动不仅可以为IP提供更大的增值空间,而且也在更大程度上实现了资源共用,互相助力联合推广。

赵丽颖为《花千骨》手游代言

所以紧跟IP的热度进行衍生开发就显得尤为重要,此时目标受众的情感共鸣度会更高,互动的欲望也更强。同时,通过衍生影视剧或者游戏的互动,多维度的参与也会加强用户对于网络文学IP的粘性,把影响力扩展到最大。

然而,也并不是所有的IP都适合改编成游戏影视剧等产品,热门小说改编失败的案例也不在少数。而《花千骨》手游的成功在于其IP本身就有很多游戏的要素,比如仙侠角色的定位,以及众多的门派和职业等等。据业内人士指出,虽然近来IP是个炒得很火的概念,但是作为下游公司也不应盲目地去追求热门IP的改编,除了对于IP热度以及衍生可行性的预判,最重要的还是游戏本身的质量,如果只靠消费粉丝对于IP的喜爱与追捧,而去做一款没有诚意的产品,是不会被市场接受的。

IP价值能否长久,取决于下游开发产品的质量

对于IP市场的空前繁荣,游族网络董事长兼CEO、游族影业董事长林奇表达了自己的担忧。林奇直言:“我们除了对大自然的资源存在滥采滥伐的行为外,对于IP这座金矿,依然存在同样的问题。尤其在今天中国很多泛文化、泛娱乐的创作领域,我们的创作能力是非常差的,包括电影、电视剧和游戏。虽然最近十几年,中国游戏的研发能力在国际上面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认可,但是中国很少有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可以走出去。IP这座金山在那里,但是我们用粗制滥造的开采技术去开采,却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林奇认为,今天的中国,对于IP来说,是最坏的时候也是最好的时候。所以当福布斯公布这个榜单的时候,这是公众眼里的榜单,或者是经过数据统计、计算的榜单,但是林奇称他更希望的是,在文学艺术、电影从业者心里,应该有自己一个良心的榜单,而不要愧对任何一个优质的IP。

作家把一部作品创作出来,周边产业如何去面对它是很值得反思的,此后漫长的创作过程,尤其是电影的创作、游戏的创作,是由许多人决定的。比如一个游戏团队至少要四五十人,一部电影最多的时候现场要有几百人,这几十人和几百人的群体创作过程,和小说一个人的创作过程的复杂度、系统的深度,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很多投资者用几千万买了一个IP,却仅仅用了几百万去做一款工程量更大的游戏,这种盲目追求IP的价值,而不注重产品本身质量的做法是值得诟病的,也必定不利于整个IP产业链的健康发展。

因此,对于作家作品、对于IP的价值,应该有一个长远的价值判断,长远的发掘信心。每一款IP都像一颗宝石一样,工匠的细致雕琢以及后续整个的工艺制造,也是非常重要的,这就需要一个非常良好的团队以及非常良好的下游开发系列。所以“福布斯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可以帮助读者或者投资者更精准地甄选出更有价值的原创文学IP,然而后续的一系列衍生创作,还需要下游厂商的慎重对待。下游作品的衍生,可以火了一款IP,同样也可以毁了它。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